欧冠

同志社交从约炮转向本地服务从国内进军海外编制

2020-11-18 01:34: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同志社交从“约炮”转向本地服务,从国内进军海外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摘要:Blued创始人说,将逐步将 约炮 转变成生活、分享、兴趣和提供更多的本地化服务。而国内同志社交产品用户经历了增长爆发期后已开始缺用户,因为国内用户基数过小,进军海外成了他们的唯一出路。

【宋长乐/钛媒】弗洛伊德说, 自从亚当和夏娃知道性以后而被逐出乐园以来,人的性是一切烦恼的根源。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其动机都来自性欲和虚荣心。 伴随着人与人之间社交场景的迁移和变更,衍生出大批被冠上 约炮 之名的社交APP,这其中,诞生了大量专注于同性社交的移能马上得到回馈动产品。

2014年底,陌生人社交应用陌陌赴美IPO,开启了异性社交一家独大的局面;也正是在去年,创投机构对同性市场的热情高涨。众多创业团队中,Blued、Zank两家同志社交产品是较为高调,也最受关注的两款应用。2014年2月,Blued取得清流资本A轮数千万元融资,同年7月ZANK宣布获得2000万元A轮。就在14年11月库克宣布出柜第二天,Blued再次取得DCM领投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

据钛媒体了解,如今这两款产品的用户数都已过千万,乃至直逼2000万体量。当然,市场也不乏乐Do、LesPark、The L等女同社交产品,但今天我们只谈同志社交。

产品观:从 约炮 到本地服务,还为群体 代言

作为国内同志社交的两款明星产品,Blued与ZANK的用户属性决定着社交是以性需求为前提,但不同的是ZANK在早期曾经打过 不止是约炮 的Slogan 那么,是不是ZANK平台是以约炮为条件而衍生了其他需求?ZANK创始人凌绝顶对此表现的比较安然:只要两个自由人两厢情愿,约炮是天经地义的。凌绝顶还说:

直人和同志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直人整体上是比较严肃、正面,比如在陌陌之前,大家原来不知道一个社交产品可以约炮;但是同志相反,同志最开始都是以性为基础,很多时候是从性开始的,但是现在绝大部分(特别是一二线的城市)同志对情感的需求愈来愈多。

提到约炮一词,Blued创始人耿乐认为 性是人性原始冲动和愿望 ,但他同时表示, 性不能作为产品满足用户的最主要功能,如果一款产品只是满足用户找性伙伴甚至约炮的话,这款产品一定是有问题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Blued下一步要对现有产品形态进行调剂,在获得用户的同时占据用户的端入口,先让用户养成登陆的习惯,逐渐将约炮转变成生活、分享、兴趣以及提供更多的本地化服务。

在谈到未来产品规划时,ZANK创始人凌绝顶却希望ZANK只是一个临时产品。他认为在经历了过去数年社会对同性恋群体的改观,10年后同性恋的消费需求将融入各种服务中,不再需要一个专门的独立产品。凌绝顶声称ZANK将全面推动和参与,并且与同行合作建设未来十年的同志大环境。

事实上,ZANK和Blued也都在为争取同志们的权益做着努力。以ZANK为例,除了常规的运营手段(两年组织了50场线下活动),已拍摄了情形剧《一屋赞客》以及系列微电影《9个GAY》,Blued则推出了《我和X先生》视频系列,与此同时Blued还联合阿里巴巴、北京同志中心资助10对同性情侣赴美国洛杉矶注册结婚,纷纭在同志圈引起了广泛关注和共鸣。

前不久,爱尔兰公投同性恋婚姻立法,意味着同性群体,完成了从抗争到赋权,从小众到大众的身份接纳。不过由于世界各地政策的不同,要想全面打破大众对同性恋的歧视,在全球范围内推行同性恋婚姻合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

国内用户基数太小,海外扩大又有窘境

由于目标群体的数量相对恒定,同志社交产品正在将他们的视野逐渐投向国际市场。

Blued在2014年11月宣布用户数破1500万之后,就开启了国际化步伐,今年2月份,Blued 创始人耿乐带领团队在荷兰发布了国际版Blued,目前已拥有将近500万海外用户。

与创建于2012年的Blued相比,ZANK算是一个后起之秀,成立两年注册用户刚过千万,创始人凌绝顶表示下一步ZANK也将进军海外市场,并且很快会推出多语言版本。 我们希望把ZANK的目标人群拓展到一亿,但主要是面向亚洲市场拓展, 凌绝顶对钛媒体说。

对为何进军海外,他们有着各自的逻辑。在Blued创始人耿乐看来,国内用户增长爆发期已过,现在都处于缺用户的阶段,产品很多功能不成熟的缘由就是用户基数过小,用户足够多的时候才有权利去制定规则。耿乐还告诉钛媒体,国际化将是Blued团队今年的主要方向,目的就是为了增加用户体量。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据统计大陆同性恋人群有7000万,其中男性同志群体约4000万,目前国内同志产品面临的窘境是在经过极速扩大之后,用户增长明显放缓,未来能激活3000万同志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

但就在冒着被掰弯的风险,体验了包括Blued、ZANK、Gaypark 等同志社交产品以后,发现各家产品栏目设置同质化严重,大多是围绕附近、动态、群组、圈子等版块,除此之外还会时常看到一些袒露、色情、小广告等不良信息。

各家产品在基于LBS的同时,产品功能趋向同质化,这致使同志用户群是互相交叉和覆盖的。根据钛媒的观察,用户在选择产品时也十分挑剔,同类产品最多会装两款,常常开启和使用的基本上就一款。

面对以上这种情况,耿乐认为,垂直性社交产品未来就是一家独大。 尤其在同志社交领域,由于Blued入市较早,和凭借本土优势和社区基础,竞争对手已很难超越甚至翻牌 ,加上同志群体的特殊性她时而一身红色的紧身皮衣,忠诚度较高,不容易流失,这仿佛在暗示国内同志社交产品竞争格局基本已定。

这也解释了ZANK进军海外的目的,由于国内同志用户的存量市场特点,同性产品人群散布的差距也不是很明显,想要超越对手只能开辟新的用户市场。

不难看出,商业化和用户市场紧缩的双向压力之下,进军海外成了他们的必经之路。

但问题依然存在。前不久,消息称美国同性社交应用Grindr正在寻求出售,缘由可能在于当用户开始真正交往,就不会再为应用付费,这意味着约会运用很难保持营收持续增长。无论是Blued还是ZANK,首先要面临的挑战是,欧美市场的成熟度是否能再接纳一款中国本土社交产品的参与,其次当用户在平台成功勾搭以后是否就转战、甚至其他社交产品,也有待考验。除此之外,考虑到文化、历史、社会环境等各种因素,海外扩张之路并不会一帆风顺。

耿乐则持着必胜的决心,他认为Grindr、Jack d等国外产品虽然起步较早,但多年来产品形态没有太大的变化,靠的是会员收费和广告赚钱。 他们觉得只要挣钱就满足了,Grindr 成立了6年全球用户才500万,并且是散布在192个国家,而国内创业者是拼着命的往前跑,除此之外数据显示同性恋社交比异性恋社交国际化步伐速度更快, 耿乐如此告诉钛媒体。

可能的商业模式

平台有了,用户有了,盈利问题自然要提上日程。但从商业变现路径来看,同志社交运用鲜有盈利情况,并没有探索出清晰的盈利模式。ZANK在商业模式的探索显得较为激进,近两年除了与乐蜂、赞那度、百利移民等跨领域的非同志商业品牌进行合作,还上线了电商、旅游和租房等业务,正在研发的系列游戏也将于今年下半年上线。

耿乐对Blued商业化的思考则是 先增长再赚钱,未来会尝试通过电商、游戏、表情售卖、O2O服务等渠道盈利 。事实上,目前同性社交产品更需要做的是对用户进行引导,提升产品使用体验,当海量的用户在平台形成沉淀之后再斟酌营收也不迟。

在与钛媒体的交谈中,耿乐他还解答了很多人对同性恋的疑惑,他说, 同性恋和异性恋一样,是天生的。人的情感也是很复杂的,在某事某刻可能会喜欢上某个人,那个人可能是男性也可能是女性,但如果本来是异性恋,却产生同性性行为,这和同性性取向是有很大区别的,假如有男生说由于恋爱失败乃至是情伤,致使不喜欢女孩,这都是无稽之谈。

事实上,由于同志群体的小众和不甘于埋没的心理,在自我认同的路上充满顾忌,他们或者有着男性的粗犷,或者有着女性的细腻,居安思危却又极度渴望认同,为了不受轻视,他们更积极去争取掌控自己生活的权力,很多同志也都在各个领域取得了不凡的成绩。

当然同志群体也是一个两极分化的群体,要么开放阳光、积极向上,要么低迷自闭、不思进取。但整体来讲,他们更懂得享受自己,这也致使他们的消费能力高于其他群体。

他们的存在很大程度上也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如何接纳一个和自己不一样的人?

手上的湿疹都抓破了怎么办
TX运动
TX运动
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