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那些摇摆在记忆深处的旧时光纪录

2020-09-16 04:47: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那些摇摆在记忆深处的旧时光

文字:莫非 制作:难道

回首往昔,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没法忘记,总月份全国电线电缆工业销售产值6715亿元有一些事,让你没法释怀。那些曾纠结于心的疼痛和缠绕在枕边的泪痕,随时光的流逝尘封后刻骨铭心,在光阴里静默如花。

人生,注定会有许多的无奈和情非得已,不去想,不去问。往后余生,只愿用一支素笔,轻轻蘸上心灵的禅意,浅绘心中深意,遥寄于每一个叫做时间的日子。

题记

独处的雨夜,1支伤感又熟悉的曲子忽然闯入耳畔,凄美的音符,忧伤的旋律,瞬间便触碰了心底最深处的柔软。

一句句入心的歌词,缭乱了心绪,撩拨了心弦,朦胧了双眼。210多年了,我总是在下意识中克制着,回避着,但是无意识中,却仍然会有固执的怀念和揪心的痛,就如此刻。

那是,一座用思想与灵魂铺设的殿堂,而我,是双手擎满情诗撞进那个夏季的,没有任何准备,有的唯有天真。

记得,那时的我还在上中学,二哥职高毕业后刚参加工作。或许受老爸的影响,我和二哥都特别喜欢音乐,二哥很早便具有了口琴,吉他,还有录音机。对当时的我而言,除羡慕,便是随时的讨好,便于周末节假日能跟二哥。那时,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唱歌,只要在电视广播里听到一首新歌,便在笔记本里把简谱与歌词摘抄下来,凝听几遍原唱,很快便可学会整首歌曲。到了周末,便要求二哥带我去附近的歌厅去唱歌放松。二哥疼我宠我,便总是满足我。

起初,每次去K歌只是我们兄妹2人,唱几首过过瘾便匆忙送我回家做作业。那个暑假开始,每次出去玩,二哥的身旁就多了他的两三个男同学,常去的有星,集,还有我现在的先生。我见着人多,经二哥同意,也带上了与我最要好的同学玲。一次K歌中,我唱了首孟庭苇的《你究竟有几个好mm》对她的歌,我是得心应口,倒背如流,自我感觉发挥得挺好。全部歌厅里,除我们一同去的同学,还有隔壁的几桌歌友也向我鼓掌表扬我。我把麦克风转交给另外1桌的歌友,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时候,星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出去,要与我单独交换。歌厅里太吵,我随星去了阳台比较安静的地方,他很恳切的指出我唱歌的缺点,并指点我如何去发音,如何运用气息,如何用假声去完成高音。当时的我,对于星没有任何了解,只知道他是二哥的同学,便尊敬而礼貌的点点头,表示虚心接受。再次回到坐位上,麦克风已转入我们这一桌。二哥唱完一首毛宁的歌便该星唱了,犹记得那首歌曲,齐秦的《无情的雨无情的你》星深情而完善的演绎着,我如痴如醉的听着,呆呆的望着,被歌声折服着,吸引着,感动着。那晚,我和星还合唱了《我听过你的歌》第一次觉得,唱歌不但能让人心生愉悦,还能让人感到无甜蜜。

渐渐的,我了解到星不但唱歌好听,自由舞也跳得相当好,还弹得一手好吉他。那个年代的文娱,除歌厅,便是舞厅和游戏和滑冰。那个夏天,我全部心思都在星身上,几近每天都与他们一道出去,即使不会游戏和滑冰,看着他们玩,我也觉得无开心。渐渐熟悉了星,知道他的家境清贫,上有三个姐姐,父亲多病,母亲一人做几份工来养活这个大家庭。他因歌好,形象好,被当时县上的几个舞厅请去唱歌。得知他夜里跑场,我便偷偷跟了去,看着他在舞台上一边弹着吉他一边歌唱时,是一种敬慕,一种自豪,也是一种莫名的幸福。

正听得出神,几个社会上的男子换着约请我舞蹈,在那种场合下,不会应付的我逐一拒绝,准备逃出舞厅。结果,有个男子不依不饶,恶狠狠的非要我和他跳,说不给足面子,就不准踏出舞厅半步。我畏惧极了,双手掩着头,无助的哭了。这时,星从舞台上快步跑下舞池,抓着我的手,对那伙男子说:“她是我女朋友,你们谁都别碰她!”说完,拿上他心爱的吉他带着我就离开了舞厅。回家途中,抱着他的吉他,坐在他摩托车后座的我,傻傻的笑着,一直在回味他刚才所说的每句话。到了家门口,星严肃的告诉我:“你现在还是学生,以后不准再去那样的场合,不然我告知你哥,听见了没?”

那时单纯的我,完全不知道社会上的娱乐场所有多复杂。后来,二哥和几个同事就由于舞伴的缘由,和社会上的混混打架斗殴,由于对方伤势过重,二哥在那个夏天便去了重庆姨妈家躲避,等事情过了才返回。在二哥离开家的那段时间,星经常来我家帮忙,由于我家住的小区没有电梯,又是六楼,所以他常帮助爸妈提重物上楼。每次来,总会带来二哥那件事的最新,让我们安心放心。

那个暑假很快就过去了,当我返校离开家时,二哥也从重庆安全回到了成都。随着紧张的学习生活开启,我渐渐把心里的星放在了脑后,但只要独处,我的日记里满满的都是他。为了假期里见他,我也随着同学喝减肥茶,依稀还记得那个牌子叫宁红。为了让他听我的新歌,我只要得空便学唱。

终究到了假期,我刚到家便恳求二哥约星出来。没想到二哥说,星一直把我当做亲mm,那一次在舞厅那样说,也只是为了帮我解围。瞬间,我的世界坍塌了,心,一下就空了,万念俱灰的我快速跑去了星所住的小区,我要当面问清楚,二哥所言是不是属实。来到星的单元楼下,一曲熟习的曲子《无情的雨无情的你》从他的卧室里漂出来,那个夜晚,他不停的弹唱着,我泪流满面的站在他的窗下,1遍又一遍的听着,直到二哥强行将我带回了家。

就这样痛苦的到了又一季夏,在星生日前一周,我选了一张漂亮的卡片,写上我最诚挚的祝愿,寄去了他的单位。那张卡片,他是不是收到,他是不是看到我的祝愿,我一直无从知晓。等不到回应的我,突然间发觉自己就是个笑话,发誓一定要把这段经历完全忘掉。后来,我便接受了我现在的先生,虽然他知道星和我的一切。但是在我与先生交往后大概半年,却意外听到星疯了的。

又是很多年过去了,听人说他姐姐把他从医院接回家,他待在自己卧室不出门,任何不能碰他的吉他,姐姐想帮他打扫卫生,结果他打碎了金鱼缸,用玻璃碎片插入姐姐的腹部,姐姐因此险些丧命。警察问家属,是直接毙命还是送精神病院,叔叔阿姨自然选择了后者。再后来,就一直没了星的。

今天的我,再回首这段往事时,已过去了210多年。记忆虽然模糊,但经历过的那些美好仍然镌刻在我心里。星的优秀,星的帅气,星在音乐方面的天赋,永久铭记在我脑海里。

世事无常,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花开花落,缘生缘起,又有几人能参透其中的玄机?人生路上,有些人只能陪你一程,陪不了你一生,我们就要学会把那些心动,那些念想,那些美丽的忧伤,都澹然的安置在心里,藏起那些隐痛,让自己坚强,学会不悲不喜,风平浪静,将一腔柔情寄与文字,让温暖的情素定格成时光深处的永恒。

歌曲:《转身就是一生》

填词:心悦

作曲:吴清华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舞厅

黄志强导演的电影,别名为舞厅风云或杀戮舞场。她们穿梭在男人之间奢华背后辛酸无奈谁能知?妈妈生丽华虽然只有廿九岁,但已有一个10六岁的私生子家豪,母子二人感情不但疏离,乃至是低劣。直至年芳十八岁的少女玲子出现,与家豪展开了一段像雾又像花的姊弟恋情,母子关系才有一点转机。恰恰此际又横生枝节,杂差文哥和古惑仔大佬花胶,为争取玲子而大动肝火,丽华成了磨心,更身中致命一刀,性命危在旦夕。

先声药业赴港上市,厚积薄发,研发投入逐年递增
脑卒中新选择:先声药业依达拉奉右莰醇注射用浓溶液上市
先声药业:依达拉奉右莰醇先必新上市给中国脑卒中患者带来新希望
灰指甲病如何传染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