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公安部通缉头号贩毒疑犯翻供自称遭刑讯逼供编制

2020-11-19 14:09: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韩永万被我国警方从境外押解回国。图片来源:云

“我没见过本案中的这些毒品,我也不认识这些东西就是毒品。”面对走私、运输、贩卖海洛因近800公斤的指控,曾被警方冠以“毒枭之王”头衔而“名声远扬”的韩永万如是作答。

昨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对以韩永万为首的特大跨国贩毒团伙案进行公开审理。出人意料的是,三名被告人均推翻了自己曾经作出的有罪供述,异口同声地声称自己“无辜”,而其家属委托的6名辩护律师也全部都是作无罪辩护,其理由均为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面对如此反驳,昆明市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人仍然毫不松口,坚持指控:韩永万及其两名团伙成员构成或分别构成走私、运输、贩卖三项重罪。

审理从昨日早上9时,一直持续到午后14时30分。由于案情重大,昆明中院没有当庭作出一审宣判。

法庭上:被告人“大义凛然”

从侧门被押进昆明中院第二号大法庭时,韩永万扭头朝旁听席上扫了两眼,满脸阴沉,毫无表情。紧随其后的,是案发后为外界普遍“公认”的他的两个得力马仔,段必武和韩啟繁,相比之下,他们都显得比自己的老大更白净,也更胖一些,尤其是仅24岁的段必武,他在看守所“制服”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休闲衣,看上去比较悠闲,不时还挤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如果我真实施了这么严重的贩毒罪行,我怎么有脸再踏入祖国半步?”在为自己做最后陈述时,段必武这番话多少显得有点“大义凛然”。

但显得更加“悠闲”和“大义凛然”的,无疑还是被称为“毒枭之王”的韩永万,虽然他被例为第一被告,而且,所有罪行的指控都齐集于一身,他还是显得沉稳而又阴鸷,他的话不多,一旦开口,必然就是为自己辩护,认为自己绝对“无辜”。他这样说道:“我2001年曾经因贩毒而在缅甸被审过,之后的这几年一直在边境上做生意,如果我是有罪的,怎么早不抓我呢?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的事……”

审理中至少有一大半的时候,被打开手铐坐在被告席上的韩永万都在不停晃动着双膝,不知是真的“问心无愧”、无牵无挂,还是色厉内荏,故作镇静。

公诉人:指控三次毒品犯罪

通过昆明市人民检察院简单明了的《起诉书》,这一跨国犯罪团伙大概的罪行展现在了法庭上。

2001年2月初,韩永万指使杨新能、杨清效(已判刑)购买数十吨白糖,把从境外组织到的186千克毒品海洛因藏匿其中,从芒市出发运往昆明,再经昆明转运到沿海销售。同年2月13日,杨新能、杨清效遵照这一“指示”,以运输白糖为名义,开着云F15459东风大货车直奔昆明。该车在途经木康检查站时被截住,警方当场将藏在白糖中的186千克海洛因查缴。但是,当时并不在车上的二杨侥幸脱身,不久后,警方在昆明将他们抓获。

2004年6月至8月,韩永万从境外组织了数量更大的一批毒品海洛因,并与段必武合谋将该批毒品从瑞丽运往广州销售。同年11月,在段必武的安排下,这些毒品被藏匿于柚木中,以装运柚木作为掩护进行运输。在运输途中,这辆“木材车”没能逃过公安机关的视线,民警在柚木中查缴毒品海洛因净重达206千克。

见这两次大买卖如此顺利, 韩永万便一心想再做一票更大的。2005年七八月间,他又精心准备了多达383.35千克的海洛因货源。8月的一天,他决定把这次任务交给韩啟繁,叫此人携带这些毒品前往缅甸,交给缅甸佤联军2518团的团长鲍岩板,再由鲍岩板转运到缅甸的勐阮进行贩卖。但是,尽管是在自己的地盘上,鲍岩板运毒的车辆还是没能躲过中缅两国联合专案组的侦查。2005年9月10日,两国警方联合查获该车,当场缴获毒品海洛因383.35千克。

韩永万:妻受牵连觉“委屈”

在公诉人宣读完以上起诉书内容时,担任本案审判长的昆明中院刑三庭副庭长杨忠发问:“被告人,你们觉得起诉指控的犯罪行为是否属实?”“全部都不是事实!”三被告几乎异口同声。

审理中,另一已经伏法的大毒枭谭晓林的名字被多次提及,因为公诉人称韩永万曾安排自己的手下,去找谭晓林接头。对这个说法,韩永万同样予以否认,他坚持说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谭晓林。

“那你怎么知道他的存在?”法官问。

“因为他名气很大,他有自己的武装……”韩这样回答。

法庭上,韩永万不时流露出“委屈”的神情。其“委屈”的原因之一在于:在他落后,他的家人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牵连”。公诉人在庭上宣布的其妻的一份书面材料记载:他们是在1989年结成夫妇的,一共生了四个孩子,家庭比较幸福。丈夫经营着玉石厂等多家企业,还开了一家医院,虽然生意不是很好,但她相信丈夫绝对不会去贩卖毒品。丈夫被抓后,她在尚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缅甸方面的人带走,此间,有三名始终跟她在一起吃、一起睡,并且一直逼问关于韩永万贩毒的情况。直到7天后,她才恢复了自由。

六律师:全部都做“无罪辩护”

为了洗脱罪名,三被告人的家属一共聘请了六名律师。面对走私、贩卖、运输毒品量如此巨大的指控,他们核心的辩护思路竟惊人的相似,那就是全部都作无罪辩护。

第一被告韩永万的辩护人针对指控的第一次犯罪行为反驳:杨新能、杨清效供述其罪行是受韩指示,这极可能是为推卸自身而编造的谎言,而且,他们的供述之间也有相互矛盾之处。更重要的则是,此二人早已被生效判决认定为是那个案子里的主犯,如果现在又变成了其行为是韩永万在指示,那这与前述的判决形成了冲突。

担任第二被告段必武辩护人的,是素以“敢言”着称的律师刘胡乐及其同事张滇生律师。“我对段必武被宣告无罪充满信心。”他认为本案指控中存在着诸多疑点和尚未查明的地方。“比如,被警方在几百根柚木中查获的那两百多公斤海洛因,柚木的孔是谁钻的,这些海洛因究竟是藏进去的,又是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完成的这个藏匿过程,还有,这些海洛因又是通过怎样的链条,与被告人之间形成必然的因果关系的?这些都是‘谜’,公诉机关缺乏相应的证据来证明这些。在这样的情况下,显然就只能根据‘存疑不判’或‘疑罪从无’的原则,来宣告被告人无罪。”

针对这些被指出来的尚未查明的诸多细节,公诉人的说法则是:这些细节并不影响贩毒案件的定性,能腾讯以及其他科普站也已加盟络直播。查清更好,如果暂时查不清也不太重要。

庭审焦点

a 关于刑讯逼供的问题

“我是在边境上做生意的合法商人。”第一被告韩永万为自己提出辩解:“我从来没有直接也没有指示任何人走私、贩卖和运输毒品,我去缅甸是为了考察一个投资项目,不是贩毒。本案中的那些多毒品我没有见过,我也不认识那些东西就是毒品。”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韩永万及其团伙都曾作过大量有罪供述呢?韩永万解释:他曾经遭到刑讯逼供,身上至今都还有伤痕,在万般无奈之下,他只有屈打成招。

除了韩的这种说法,根据第二被告段必武在庭上的供述,本案在前期公安的审讯中,还存在一定程度的变相的逼供。段说:他并没有被殴打,但是审讯人员曾经有三天让他睡觉,实在熬不住了,他就只有胡乱招供了。

“没任何证据证明本案中存在刑讯逼供。”关于这个说法,公诉人当即提出反驳。公诉人拿出驻看守所检察人员的一份材料,称这位检察人员并不曾亲眼看到殴打和逼供行为发生。另外,还有一份当初负责侦破案件的公安机关的“情况说明”,其内容也对“逼供”一说进行了否认。

“更为关键的则是,如果并不曾实施这些贩毒的罪行,那怎么可能把许多细节都供述出来呢?”公也鼓励国人勤学中文。   他鼓励国人踊跃的学习中文诉人就此反问。

b 关于被告国籍的问题

法庭上争论的另一个重点在于被告的国籍问题。检察机关的控诉材料显示,韩永万系云南省陇川县人,而段必武和韩啟繁均为缅甸人。众辩护人纷纷就此提出质疑。

韩永万的辩护人称:韩其实早就入了缅甸籍,其涉嫌犯罪时理应由交回缅甸受审。“他的籍贯问题,其实尚未查清,因为缅甸大使馆没有就此给我们回复。但是,他在中国境内犯罪,就应该又中国的司法机关来处理。更何况,他至今还不曾申请过要退出中国国籍,而我国《国籍法》规定不认可双重国籍的情况存在。因此,他的国籍也应该认定为是中国。”

“不对,《国籍法》第9条的规定是,任何公民一旦入了另一种国籍,他原来的那个国籍就自动作废。所以我的观点是:韩永万还是缅甸人,他应该被移交回缅甸接受审判。”辩护律师针锋相对。

确系缅甸籍的第三被告韩啟繁的辩护律师更是语出惊人:“由于案发和被告落的地方都在缅甸,本案却在中国审理,这是我国对别国司法主权的一种侵犯。而且,韩啟繁只是韩企业中的一名打工仔,以帮老板打工和接送孩子为生,其行为不曾对中国社会造成任何危害。”

TX品牌
轻度阿尔茨海默病的治疗方法
瘢痕疙瘩是怎样形成的
避孕药的用法用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