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你能否宽容妻子的一次出轨

2019-12-07 23:53: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你能否宽容妻子的一次出轨?

相爱的男女携手步入红地毯,宣誓彼此忠诚一生的时候,他们是真心的。可是,自然规律决定草木都会变异,七情六欲的男女又怎能个个始终不渝因此,相濡以沫举案齐眉的太太突然出轨,曾经海枯石烂不变心的妻子委身他人,在当今情感快餐时代的婚姻舞台上演,已不稀罕。卿虽无心,但当孽缘或艳遇降临,又多少女人能抗拒

面对专属的太太出轨,男人愤怒、耻辱,甚至于一刀两断,都很常见

,除非他不再爱她,在乎她。可是如果还有真爱,又怎么能轻易割舍,又怎么不给已经倍受心理责罚她一个更正的机会,给爱一次新生宽容太太一次出轨或偶然失足

,究竟是婚姻情感生活中无法承受之重,还是现实授予人们化解情感意外的钥匙让我们一道去思索解读,拨云见日。

纪事1宽容,治愈出轨后遗症

口述/晓妍 文/晓风

2005年2月12日,春节放假期间,我参加大学同学聚会,遇到了初恋男友宋伟君。整个聚会过程中我一直刻意避开他,可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和他相恋时的情景不断在脑海闪现,若不是当年他父亲送他去加拿大,我现在可能已经和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回家的路上,我收到了宋伟君发来的短信息:四年没见,我还孑然一身,你却已是别人的妻子。出来坐坐吧,我在国际俱乐部大堂等你。我不想和他复合,但是,鬼使神差,我就已经在开往国际俱乐部的路上了。

在他的房间,他拿出一条精美的项链,链坠上镶嵌着我们在一起时亲密的合影,他说,这条项链是他四年前刚到加拿大给我买的他言语间充满了失落,对他的歉疚让我无法拒绝他的要求,那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回到家已是午夜两点,我装作聚会玩得很疲劳的样子翻身睡下。丈夫像往常一样从背后抱住我的腰,我一动不敢动,假装睡了,愧疚的眼泪却止不住流下来。我明白,就算现在我没有结婚,在丈夫和宋伟君之间,我也还是会选择丈夫。如果丈夫知道了我的出轨,他还会这样爱我么他能接受出过轨的妻子么可是,如果不和他坦白,我如何能够坦然地面对他,如何继续以后的生活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睡,丈夫却轻手轻脚地起来为我买早餐,当我闻到早餐的香味,更觉得无地自容,想不出该如何跟丈夫坦白。这时铃响了,我听到丈夫说你们聚会昨晚那么晚才结束,今天这么早就去滑雪我想让她多睡会什么,八点就散了昨天聚会人多吧哦,那个宋伟君也从加拿大回来了晓妍和他都分手这么多年了,你别乱猜好好,十点钟西山滑雪场好啊,我陪她去!我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谈话,惊出一身冷汗。

吃早餐的时候,我我装作没事人似的和他提起一个女同学的婚外恋,丈夫打断我:婚外恋这种事情,女的不顾廉耻,男的不负,这种人你还同情他的话就像打了我两个耳光,想了一晚上的坦白的话都咽了回去。

吃过早餐,我们开车去西山滑雪场,宋伟君也在场,我硬着头皮把他介绍给丈夫,他们很客气地握手寒暄

,我站在一旁,直冒冷汗。滑雪的时候,我刻意跟丈夫拉着手,合照了很多显得很恩爱很快乐的照片,谢天谢地,丈夫好像什么都没有发觉。

晚上回到家,我在洗手间里冲洗着自己的身体,突然感觉自己好脏!躺在床上,他刚把手放到我腰上

,我立刻条件反射一般地绷紧了身体,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异常,又似乎全无发觉,继续温柔地抚摸我。我调动情绪尽量配合他,可脑海里闪现的都是那一晚和宋伟君在一起的情景,不是怀念,而是深深的自责。我不敢睁眼看丈夫,那一刻,我是那么瞧不起自己!丈夫匆匆结束了动作,一言不发地去冲凉,我听着洗手间哗哗的冲水声,那一次,他在里面待了好久才出来。

春节假期很快过去,宋伟君回了加拿大。我和丈夫再也没有谈论过婚外恋的话题,甚至电视里出现这样的情节我们都不着痕迹地转台,不知道是我因为自己的出轨而变得格外敏感,还是他真的有了变化。

3月中旬,丈夫被报社派往欧洲出差半个月,我把宋伟君送我的项链投进了后海,不带一点眷恋。我慢慢整理着丈夫的衣橱、书桌,婚后的恩爱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印记。替他整理书桌的时候,我发现了他的日记本,下意识地翻开,看到的内容触目惊心:

2月13日,晓妍昨夜对我撒了谎,见到那个宋伟君的时候,他古怪的表情更证实了我的怀疑一想到他们可能做了那样的事情,我就血往上涌

2月16日,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还是偷偷地翻看了她的包,那条项链证明了一切!她这几天的反应很紧张,看得出她还是看重我们的婚姻的,我要对她更好一些,虽然心里觉得很别扭

2月18日,我忍不住了心理医生说得对,我不能戳穿晓妍,婚姻在于经营,我不能伤了她的自尊

我抱着日记本大哭起来。原来他早就发觉了,可他都自己忍受!以后,我只能回报他以十倍百倍的好,来赎我的罪过!

月底,丈夫出差归来,晚上他像往常一样靠在床上等我,我躺在他身边,抱住他的腰,温柔地吻他,问他:我们生个孩子好不好他说:好,我早就想了。那一夜,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们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存。

纪事2 出轨的痛,爱来消弭

口述/吴芳 文/陈莹

背叛只为了那片刻的虚荣

结婚四年了,在高齐皓的口中我依旧是世界上最好最美的女人.他能这么持之以恒地夸奖我,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然而在骨子里,我却是一个不自信的女孩,我想这应该归咎于大学时我失败的初恋。我的初恋男友爱上了一个比我漂亮很多的女孩,她叫连茉。像许多校园爱情一样,他与连茉最终也一拍两散,但我与连茉却成了好朋友。

2004年3月,我去武汉进修企管课程,与连茉重逢了。几年没见,她竟然比从前更漂亮更有丰韵了,在她面前我觉得自己像个丑小鸭。而也就在这时,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闯进了我的生活。他叫谢霄,武汉某光学仪器公司副总,是连茉心仪的男人。

从见到我的那天开始,谢霄好像对我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好感。有点飘飘然,为了被美丽妖冶的连茉所喜欢的人关注。

12下一页 显示全文 浏览移动版 火速扫一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