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中国男团们的期中考试

2018-11-05 09:59: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男团们的“期中考试”

随着香蕉娱乐尤长靖被念出,镜头在王思聪的脸上匆匆扫过,《偶像练习生》的最后一个出道名额被确定。包括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Justin、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小鬼、尤长靖在内的九人通过全民制作人投票被选定为男团nine percent的最终出道队伍。

这场属于中国男团们的期中考试最终划上了句号。

在此之前,这些有着不同背景甚至来自不同行业的公司都各自筹备着自己的男团企划,这其中有着已经在垂直领域深耕多年的先行者,也有试图在新市场拓展领地的传统公司和近两年才加入其中的创业者。爱奇艺用一档节目打造了一个平台,让他们得以聚在一起,以竞争的方式展示和交流。

这个结果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中国男团行业在前一阶段的小结,无论是练习生还是经纪公司,充分准备的人都获得了阶段性胜利。但另一方面,这种胜利依然很不稳固,《偶像练习生》让许多公司第一次面对来自新一代粉丝的冲击,这要求他们迅速根据市场变化作出调整。

大考之后,所有人都在查漏补缺,而新的战争在节目尚未结束前就已经开始。

一次汇演

乐华七子

舞台直播正式开始前,个人练习生周锐介绍了参与节目的31家公司的负责人,这里集中了中国男团行业最前端和最头部的从业者们,他们坐在台下,像是在观看一场检阅。

检阅的内容是公司在第一阶段最重要的工作搭建一个可以持续输送偶像的选拔和培养机制,练习生的人气和实力是这套机制最直观的体现。

这一套体系是日韩偶像产业的基础,也成为了《偶像练习生》这档节目的核心。这种定位让一些公司在节目筹备初期,就婉拒了爱奇艺的邀请,TFBOYS前制作人黄锐所创办的原际画正是其中之一,风格上不太合适,而且我们走养成路线,很多孩子只训练了半年,没办法去和训练两三年的人竞争。

尽管在日韩,练习生的选拔和培养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备的体系,但面对不同的市场环境和受众需求,在中国,这套体系的完善依然需要他们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本土化的调整,这种调整某种意义上是缺乏参考系的,这让摸索成了他们在现阶段最常用的词。

麦锐文化创始人王丛把基本能力和野心作为自己选人的关键点,但专业人士的帮助让他可以挑出更多用硬性指标难以衡量的特质,这种特质让罗正和李希侃在节目之初就能被记住。

对于一些公司而言,《偶像练习生》暴露了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在第一次等级测评中,简单快乐拿下了1A3B的全场最好成绩,但在主题曲测评中,除了王子异,其他成员的成绩都下降了,我们需要反思为什么我们的孩子面对突发性的任务表现得就没有那么好了。简单快乐总经理董锋对《三声》(公众号ID:tosansheng)说。

长达半年的训练磨合在某种程度上拖慢了坤音四子的培训进度,尽管已经封闭训练了一年,但创始人秦周懿坦言和节目中的很多练习生相比,坤音四子的能力还有很多不足,他们给我的反馈也是这样的,这个节目中有实力的人太多了,所以回来之后高强度的练习依然不会停。

作为一项在前期没有回报需要纯粹投入的项目,资金和时间上的优势让大厂牌在第一阶段表现出了碾压性的优势,在最终的九人名单中,有2人来自王思聪的香蕉娱乐,3人来自从2010年起就扎根偶像行业的乐华。

杜华无疑是今晚最大的赢家。在《偶像练习生》中,乐华选送的七名练习生收获了极高的人气,最终范丞丞、朱正廷、Justin三人进入九人出道名单,毕雯珺位列第10,而节目中的舞蹈导师程潇同样来自乐华旗下的偶像组合宇宙少女。

这种优势来自于长时间的积累。2010年,受到合伙人韩庚的影响,杜华在韩国成立了分公司,专门负责练习生的选拔和培训。4年时间,乐华完成了练习生选拔和训练机制的打造,并推出了第一个男团UNIQ。

在大部分创业型公司都还只签约了十个左右的练习生的情况下,乐华的体量是巨大的,乐华的韩国培训中心目前有接近100名练习生,来自中日韩多个国家。

大家突然发现乐华怎么藏了这么多孩子,还都那么好看,确实是这么多年的一些积累,只不过是刚好到了这样一个时间点,大家知道了乐华这样一家公司的存在。杜华说。

早期布局带来的时间壁垒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依然会成为乐华的重要优势,练习生这个模式是急不来的,你训练三年和三个月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明白她们的语言

坤音四子

但这种优势在节目中被以另一种方式迅速缩短了。

卜凡的最终排名停在了12名,和他一起进入20人候选名单的还有同公司的灵超,他们属于坤音这家在2016年9月才正式成立的创业公司,坤音也成为了这次比赛中最大的黑马。

当范丞丞的前线粉丝在微博上传了第一张来自廊坊的饭拍,这场考试注定不再只是一场才艺比拼。

对于参与其中的大部分公司而言,这是他们第一次公布公司旗下的练习生,也是他们第一次面对如此大量的狂热粉丝。

这些诞生于移动互联时代,长期受到日韩偶像文化浸染的新一代粉丝有着极强的组织性和表达欲望,狂热程度也不同于以往,完全倒置的话语权让许多像简单快乐这样传统唱片公司感到难以适应,而即使已经在偶像领域做了8年,杜华依然惊讶于朱正廷粉丝在机场接机的狂热,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走了VIP通道。

对于粉丝运营的重视是坤音得以抢夺先机的原因。在年轻人的聚集地B站,坤音拥有超过15万粉丝,围绕四位练习生持续上传的日常视频,让坤音四子在节目之外收获了大量粉丝。

在视频物料的储备上,觉醒东方的准备并不够充足,这让他们在节目过程中可以放出的视频十分有限,但坤音的做法给了觉醒东方创始人纪翔很大的启发,粉丝经济就是我们大家去社交,而我要明白你的语言。

在《偶像练习生》之前,纪翔对于觉醒东方的粉丝群体有着大概的用户画像,以女性为主,学生为主,但这些依然只是单薄的数字,直到节目播出,这些用户从一个个数据变成了具体的需要交流的人。

苹果苗
岩棉外墙复合板
信用卡代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