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双城会“毕业”

2020-03-26 03:3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县委常委会议结束时,已经是午夜时分。孙南面带疲惫的神色,拖着麻木的双腿走出县委大门。
午夜的清风特别凉爽,孙南精神一振。做了两下扩胸动作,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他觉得舒畅多了。刚才常委会上的一幕幕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事情到了关键时刻,怎么能让大家不着急?县委赵书记,眉头紧蹙,常委们交头接耳,满脸的为难神色。小会议室里烟雾腾腾,几乎对面看不清人的面孔。
会议上孙南向县委做了汇报:他负责的那项引进外资的项目,目前遇到了麻烦。

这个地处苏北偏僻一隅的小县城,通过极大的努力,与西北欧一家大公司挂上了钩。一年来,这家名闻遐迩的派里斯公司外联部主任詹姆斯先生,多次赴中国考察,终于在三个月前代表公司拍板:把他们公司的一个新项目放到这个县城来,总投资是 0亿美元。对方主要看中这块土地上的青山绿水和无污染的环境,有利于他们这个新项目的实施。意向书已经签订。但是最后的合同文本正在积极磋商之中。只是有些细节问题,双方还没有达成共识。
县委领导对这个关系到本县经济腾飞的特大项目,都倾注了大量心血。眼看着即将大功告成。谁承想,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东南亚某国的一家公司获悉了派里斯公司在中国的这个大行投资情报后,积极活动,甚至动用了该国驻欧共体的商务代表与派里斯公司上层接触,极力游说把新项目放到他们国家去。从目前得到的消息看,派里斯公司有些动摇了。詹姆斯先生的态度也有些冷淡,对敲定合同文本的行动也表现得不是那么积极了。但是已经答应两个星期后,再来中国,继续会谈。
已到嘴边的肥肉却要被别人夺走,大家心里都非常着急。但是县委赵书记的一番分析,又给大家坚定了信心。
赵书记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扫视一下与会人员,坚定地说:“我请大家不要气馁。事情还没有坏到无法挽回的地步。第一,东南亚的那家公司,至今不知道我们的底牌,他们的条件并不一定比我们优厚,所以我们要绝对做好保密工作,不能让人家挖了我们墙脚。第二,我们这个招商引资项目透露出去以后,全县人民积极支持我们。不少人对我说:‘书记,只要能把这 0亿拿下来,你们要人要地,我们都全力支持!’第三,在我们这里办企业基础设施费用比其它国家低得多,工人工资也很底,这是任何国家都无法同我们竞争的。除非非洲国家,但他们那里的生态环境远远不如我们。所以请大家放心。根据目前情况分析,我们仍然是有希望的,更何况我们的孙南同志是有名的谈判专家、有‘铁嘴’之称。我相信有孙南把关,最后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赵书记的一番话的确鼓舞人心,也无形中给孙南加大了压力,他知道自己只能是背水一战,只能赢不能输。不过,赵书记夸奖他是谈判的“铁嘴”,还是很受用的。他的心情也变得愉快起来。
他兴匆匆来到自家门前,刚伸手去按门铃,却像触电似的缩回了手。从皮包里掏出钥匙,检了半天,才找出大门的钥匙;打开大门院子里一片漆黑。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刚才的心情一下子又跑到爪哇国去了。
他打开客厅里的电灯,无力地在沙发上坐下来,伸手摸摸热水瓶有点沉,倒出来才发觉水是冰冷的。唉,没有女人的家真的不像个家啊,有女人的家连空气都是热乎乎的,让人一进门就有一种亲切感和归宿感。他越来越渴望家中有女人的气息。
中年丧妻,自古就被称为人生一大悲哀。老伴去世两年多了,他冷冷清清的走过这一段时间。亲朋好友对他的事都很热心,也曾帮他介绍过几个女人,可他都不太中意。他总觉得重新组合的家庭,有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到了这把年纪,如果女方再拖儿带女的,还得套上车轭拉车不算,就怕相处不好,不是更难过嘛。特别是对待孩子方面,是很难相处的,重不得,轻不得,隔一层肚皮就隔一层天呀。

孙南又想起早上6点多钟时,土管局王局长来家里找他。
他俩是无话不谈的好弟兄,虽然是同住在一个县城,因为平时工作太忙,凑不到一起。有时开会见了面,也只能是寒暄几句。
老王头刚坐下,就打开了话匣子:“老孙呀,你也该为自己想想了,总不能一个人度过下半生吧?听老兄一句话,找个老伴,哪怕是给你做口热饭热汤也好啊。再说你才五十出点的人,还是正当年嘛,真的就一点都不想那事了?”
“老王头,大清早上你没事拿我老头子开涮是吧?当心媳妇不让你上她的床!”
“哈哈……徒儿不敢呀,那得等师傅先上了儿媳的床,才能有经验传授嘛。”
“我说你是无事不登门,登门必有事啊。说吧,有何贵干!”
“这你倒说对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我可是专程为你而来哦,想讨杯喜酒喝喝,能赏脸吗?”
“酒是有的,可不一定要带‘喜’字嘛。”
“我可是专想讨杯喜酒啊。言归正传吧,今天是给你做大媒来了。”
“呵呵,不会是耍什么花招吧?”
“你看看,你看看,好心当作驴肝肺了不是?说正经事呢。对方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呀,今年4 岁,大学毕业,在建设局当设计员。”
孙南愣了一下:“好像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没见过面。”
“那可是一位大美人哦,年青时就是因为长得太漂亮,眼光太高,才给耽搁了。”听了老王头的话,孙南不禁有一种冲动,很想立即和这位老姑娘见上一面。
“那就有劳兄弟了。喜糖管到糖尿病,喜酒管到酒精肝,喜烟管到……”
“你瞧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这样,一言为定吧。她现在在外地学习,还有二十天左右就结束回来了。回来后你们在公园茶社见个面吧。”
送走老王头,孙南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心神不宁。

他突然感到这二十多天太长了。自己活了大半辈子,才发现生活是一个谜,是谁也解不开、谁也说不透的谜。谁能知道自己会不会结第二次婚,就像估不透自己能活多大岁数一样,一切都由天定。什么“白头偕老,长命百岁”,这两个词语有很大的欺骗性,至少也是一种善意的欺骗吧。
孙南想,这个老姑娘倒是不错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没有什么牵肠挂肚的烦心事,清爽。想到她还是一个姑娘,而且长得很漂亮,孙南心中有一种美滋滋的感觉。“姑娘”这两个字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漂亮的姑娘谁不喜爱?想到这些,他不禁有一种冲动的欲望,一股热浪越过丹田,直冲下体,使他有一种异样的需求。没想到自己老都老了,还有这种“色心”。孙南偷偷地笑了。

孙南想这件事情说起来简单,可他还应该先打个电话征求一下儿子和媳妇的意见为好。他刚拿起话筒,墙上的时钟敲响了,抬头一看,已经是凌晨2点了。他放下话筒,微笑着摇了摇头,还是明天再说吧。
躺在床上的孙南,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心中盘算着谈判的事情,也想到了自己的第一次婚姻。第一次婚姻是父母做的主。小时候家里很穷,吃上顿没下顿,父母吃糠咽菜,好不容易把自己培养到大学毕业。到该谈婚论嫁时,父母却在家里为他找了一个农村姑娘。自己当时并不愿意。也对父母说过,自己的婚姻,想自己做主;可是最后还是听了父母的。父亲说,他读书这几年,多亏姑娘家帮忙。农村姑娘怎么了?农村姑娘才会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他别无选择,就稀里糊涂地和她结婚了,结婚后老婆对自己确实是体贴入微。老婆是当地四乡八里有名的孝顺儿媳。一直到自己的父母都归天了,妻子才搬进城来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可是好景不长,疾病把她送往另一个世界,她不顾自己和儿子撕心裂肺的呼喊,就撒手人寰了。他们真正生活在一起只有五年多时间,她就扔下自己先走了,给他留下的是椎心挖肝的痛……
人啊,有时候还真有点贱。现在轮到自己能做主了,却不敢做主了。又要考虑到征求孩子们的意见。他知道孩子们不会说什么,可是他感到还是和孩子们沟通一下为好,看看孩子们是什么态度。
早晨起床后,就给儿子挂了电话,没想到是儿媳妇接的电话,他感到有些尴尬。
“爸爸,您有事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凤儿,小南还没起床吗?”
“爸爸,您等一下。小南,你快点,爸爸电话!”
小南急冲冲地从卫生间跑出来,心想,爸爸一大早来电话该不是有什么事吧:“爸,不会是您身体不舒服吧?”
“不是的,小南啊,人家给爸爸……给爸爸……”
“爸爸,什么事情您就说吧,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啊?”
凤儿一把夺过小南手中的电话:“我知道爸爸是怎么了,爸爸是不好意思对我们说。”到底还是儿媳心细,不像儿子粗心。
“爸爸,人家给您介绍对象了,是吧?”
“是……是的,我想问问你们有什么看法?”
这时候的孙南却听到儿子和媳妇小两口在电话中争执起来。
“话筒给我!”
“不给!”
“我和爸爸说!”
孙南突然感到一阵冷气袭来:“孩子们不会是不同意吧。”
电话里传出儿子和媳妇两个人的声音:“爸爸,我们支持您!”孙南激动的放下话筒,孩子们的通情达理让他感到欣慰。

他开心的给自己做了一点吃的,又赶到县里去开会。一年一度的人事调整工作又要开始了。当他来到会议室时,大家都已经到齐,单等他这位主任了。
“对不起,对不起,耽误大家了。昨晚上睡晚了。”他客气的对大家说。
“孙主任,现在开会吧。”李秘书泡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
“好,我们现在开会吧。关于今年全县的人事调整工作,根据县委的统一安排……”孙南清了清嗓子开始做报告。各路诸侯纷纷摊开笔记本准备做记录。
…………
可在会议结束后不久,孙南感到有点不适,面部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当他端起茶杯喝茶时,感到左侧面颊动作不太协调,茶水又从嘴角漏了出来。不由心中一惊。李秘书见状,立即调来一辆公务车,陪孙南去医院做检查。
“孙主任,您准备去哪个医院。”
“就去中医院吧,中医院近一点。”
“孙主任,您这是面神经麻痹。”值班大夫检查后,礼貌的对他说。
“面神经麻痹?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病因很多,有时劳累过度,睡眠不好,特别兴奋与过度紧张都可能引起。”孙南想,大夫说得不错,这阵子真的是“特别兴奋与过度紧张,睡眠也不是太好”。可这病怎么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要赶在这个节骨眼上!并且还生在脸上,这歪嘴邪眼的样子让他的老“面子”往哪搁啊?

孙南想,现在自己的面子可不是只关系到他一个人,关系到即将到来的谈判工作,和詹姆斯谈判总不能支支吾吾地连话都说不清楚吧,那叫翻译怎么翻?万一把谈判谈砸了,又怎么对得起全县 0多万父老乡亲!
听了医师对病情的解释,孙南急切地问:“请问用最好的治疗方案,估计需要多长时间能治好?”
“这可是个慢性病症,孙主任,您不能心急。最好是吃中药配合针灸治疗,估计要一个多月左右吧。”医师说得很轻松,可急坏了孙南。
“别急、别急,主任,好事多磨嘛。”机灵善良的李秘书人称“万事通”。
“能不急吗,老李,你以为我是为个人的事着急呀?秘书大人,让她看到我这副嘴邪鼻歪的熊样那倒没什么,最多就是没戏吧。我可是为那‘ 0亿’着急啊!我这副嘴脸还能代表中国某县与詹姆斯谈判吗?”
不管有戏没戏,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路上,李秘书神秘地说:“您千万别着急,主任,我有一个铁杆子医师朋友,也是中医师,他的医术非常高明。我保证他能药到病除;如果不能尽快治好,我把李字倒过来写。”
孙南望着李秘书,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李秘书立即叫司机调转车头,去县医院找他的朋友荀医师。孙南不常生病,所以对医院的情况不太熟悉。但当他看到荀医师时,就感到这位医师人不错。不仅人长得帅气,就连言谈举止都让他看着舒服,看病认认真,针灸时轻重得体,中规中矩。
孙南歪着嘴对李秘书说:“荀医师,我知道,知道的。卫生局党委的年终总结上我经常看到他的名字,都说他医德医术好,为县医院争了光。是医务系统的老先进了。”说着口水涟涟往下淌。李秘书赶忙用餐巾纸给他擦掉。
“孙主任,您过奖了。您放心吧,您这病发现早,治疗及时,吃几剂中药配合理疗,我再给您针灸和按摩,不用十天准好!”
孙南流着口水说:“谢谢荀医师了。”
荀医师红着脸说:“孙主任,您太客气了。我替您抓药去。”
“哎呀,老李,你快替我去抓药吧,怎么能让荀医师去呢!”
“我和他是哥儿们,主任您就别客气了,他去我去一个样。”
不一会儿,荀医师把中药抓来了。他说:“回去后要立即熬中药吃,多熬一会。先把这两剂吃了,下一剂我再调整一下就基本全愈了。”
孙南歪着嘴对荀医师说:“谢谢!太谢谢!”一句话还没说完,口水又挂了下来。
李秘书主动去孙南家照顾他,帮他熬中药。
孙南捏着鼻子灌下去一大碗苦水,果然是药到病除,三分钟后口水不淌了。孙南感到高兴,这样的医师让他感到敬佩。可是两个多小时后,嘴巴就像那没关紧的自来水笼头,口水又滴滴嗒嗒地挂下来,真的让孙南闹心。

共 1026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在着重刻画两个主角上,可谓是不惜笔墨,点面俱到。孙南和荀医师,都是善良而有才华的人,都在各自的岗位上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因为一次意义重大的谈判,两个陌生人有了偶然中的必然的联系。孙南的权力解决了荀医师的困难,荀医师的医术成就了孙南的工作成效。结局皆大欢喜。可这看似双赢的背后,小说以发散的构架,创作了一些与两人生活相关联的情节来,因此也就牵扯出社会方方面面的复杂的人为关系来,也就带出了一些现实社会中存在的配角人物的形形 的形象来。读者的观察与思考与共鸣,自然也融入其中来。小说整体的诠释效果与社会效应,也就随之昭示出来了。个人认为:最后在谈判这个章节上,若是能更丰富一点内容,那就再好不过了。【责任编辑:寒鸦】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 22 5】
1 楼 文友: 2009-0 -21 07:40: 小说抓住了时代的脉搏,是现实生活的翻版.其艺术风格和可读性都很强.欣赏学习了!握手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2 楼 文友: 2009-0 -21 10:00:26 谢谢木子的阅读评论,向木子问好!
 楼 文友: 2009-0 -21 17:07:5 一篇反映现实生活的不错的小说,人物塑造基本是成功的,但总体结构有些松散,也许这正是作者刻意追求的一种效果吧?但我以为题目既然叫《双喜临门》在第二喜上是否该多着些笔墨?老树新花,毕竟有很多令人感兴趣之处。要说这孙南也够幸运,有道是:升官,发财,死老婆仍当代官场三大喜事,当然,作者笔下的孙主任是个一心为民办事的好官,是个正面形像,此话就不说了。我以为,作者应当在细节描写上多落些笔墨,仅仅用对话和叙述交待故事虽然明快简捷,但易使作品整体干涩,毕竟,我们都还没有海明威那样能深刻地把握人的性格和心理。
作品给人的感觉语言简练流畅,叙述徐缓有度,人物把握到位,但时间界线不太明晰,这故事应该发生于十多年前,现在的医生住房大概早不像作品中的荀大夫那般难堪了吧?一管之见,不当之处请谅。
4 楼 文友: 2009-0 -21 19:14: 7 谢谢老师中肯的点评,问好老师!
5 楼 文友: 2009-0 -2 08:58: 7 再次回头来看看小说和读者的留言,也算是对以后自己在写按语上尽量做到客观到位的参考吧。 热爱生活,喜欢文字.
6 楼 文友: 2009-0 -29 10:26:27 小说很厚实,欣赏!顶! 热爱生活,热爱人群!http://blog.sina.com.cn/wangtonglingwx哪种维生素D滴剂好吸收
孩子感冒鼻塞流涕怎么办
患有心肌梗死女性能服用通心络吗
央视减肥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