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保卫国师大人第31章冯妙君开出的条件

2020-01-21 11:41: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保卫国师大人 第31章 冯妙君开出的条件

莫大国师没在暴走之下直接将这客栈拆了,说明涵养功夫炉火纯青。

冯妙君浑不在意:“不就是没了胡子,又不是没了脑袋。要不让他胡子物尽其用,他脑袋早都不保。”胡子有什么好,她从来都不长。

小姐不会明白,美髯公忽然没了胡子,就像贵女忽然没了头发,狗忽然被剃光了毛……等等,他想到哪里去了?蓬拜定了定神:“我也是这般跟他说的。所以莫国师说他赶着去处理点急务,夜里会再回来。”

赶去处理急务?冯妙君嗤笑一声,多半是赶去报点仇罢?

不过她很快也笑不出来了,因为养母徐氏心急火燎地赶过来,见到她就一把抱住、两眼飙泪:“安安小祖宗啊,你怎么甚事都敢一个人干!我在外头见着满城鸡飞狗跳就赶紧回来,满哪儿都找不见你!若真有个三长两短,要我怎办是好!”

这几天养女对她越发亲和,不似从前那样堵着有形无形一道隔阂。徐氏有意无意中察觉出来,对她也随意得多,不须总是自我提醒养女的公主身份。

冯妙君只得安慰她:“莫哭,我不是好端端回来了?全须全尾、不长不短!”

徐氏忍不住噗哧一笑,蓬拜也在边上道:“属下早已说过,小姐必能平安归来。”方才徐氏冲动之下要赶去甘露栈,被他拼命拦下。他可没想到徐氏力气那么大,撞得他肋骨生疼。

徐氏想起方才自己的莽撞,不由得脸红,下意识收了收泪:“都妥了?”

她也好,蓬拜也好,下意识对这小小的女孩儿都寄予了莫大信任,似乎她说能办成,那么事情就一定能办好。

“妥了。”冯妙君笑吟吟地,“待兵卫一会儿搜过这个客栈,我就陪娘亲用饭吧。”她出了上房,吩咐管事去买些下酒菜。

……

危机过去,大伙儿心情都好。徐氏喝了两杯就有些不胜酒力,提早回房歇着了,临走反复叮嘱养女不许喝酒。

或许她知道冯妙君和莫提准有约。面对这位大国师,客栈里所有人都不堪一击,因此她也不摆出护犊之态了。

养母是个聪明人。冯妙君抿着果酒,轻叹一口气。

这一等,就等到月上中天。她年纪小熬不得夜,也不知打了多少个呵欠才听见窗棂被敲了两下,而后有人翻窗而入。

她看看窗,再看看人,就纳闷儿这么个彪形大汉是怎么从那么小的窗口钻进来的,他有缩骨功?

她忍不住揉了揉眼:“我睡太晚会长不高的!”孩子做什么都不方便,她着急长大了。

莫提准身上残留的那一点杀气顿时泄得无影无踪,沉声道:“我来回奔驰了一百三十里,才能漏夜赶回来。”

他身上果然带着长途跋涉特有的微寒气息,她一竖大拇指:“莫大国师真乃信人也。”然后很有眼力价地撤下残羹冷炙,另换一套席面上来。

她日子过得讲究,车上也放了一整套特制的厨具。现在房间里用的小炉就是从车上搬进来的,上面烘着特制的四格食盒。

这食盒的底部可以打开,让热气循环上去。只要注意火候就有保温效果。她只从食盒里取出来一盘酱牛肉就令莫提准食指大动。

这是附近老字号的出品,据说一锅卤汤已经养足了三十年。她让管事买的是最贵的一种,取自黄牛的金钱腱,老卤之后切得灯光都可以透过,于是看见肉片中间有大理石纹般的筋腱,嚼在嘴里爽口弹牙,绝无渣滓。

而后一道菠萝鸡球,一道冬瓜蒸火腿,再加一盆子熬成了奶白色的鲫鱼汤上桌。东西不算贵重,胜在样样开胃。当然,还有两坛号称是甜水城最烈的老酒。

莫提准奔波一夜,闻到香气就觉饥肠辘辘,于是不客气地拣起木箸开吃,心里倒佩服冯妙君对他的口味抓得很准,这桌上样式不多,却都能令他胃口大开。

小姑娘这么会算计人心,恐怕将来是祸非福哦。

冯妙君托着腮帮子看他风卷残云。莫提准看起来神完气足,坐得近了,还能感受到他全身气血鼓荡,丝毫不见长途奔波的劳顿,一双眼睛又变作了头一次见面时那般明亮。显然涅槃术的确起效,能令他恢复如初。这个世界的神术真是了不起,能办到这样匪夷所思之事。

莫提准将牛肉吃掉一小半就问他:“开出你要的报酬。”

她圆满完成任务,护他二十个时辰。现在,该轮到他了。

“可要想好了。”他慢慢道,“你若求财,我可以给你十辈子也花不完的金银财宝;你若求官,晋国也有女官,我可以在朝堂上给你寻个位置,未必重要,但肯定安稳,足以荫庇冯家。”

冯妙君轻叹一口气,心中颇多感慨。同样是十辈子花不完的钱,上一世她得费尽手段,这一世却来得如此轻松。

其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是哪一个呢?

钱,还是权?这选择题很俗,但莫提准和她都深明其中的涵意。这是一个普通人所能追求到的、世俗力量的极致了。其他所有一切精神追求都从中衍化而出,无论卑贱还是高尚,隐晦还是光明。

可是重活一世,尤其生存在这样的世界里,她要止步于原有的追求吗?

如今的冯妙君,就站在了十字路口上。如果顺着莫提准的口风要了这两样,基本可以完成自己初临本界的心愿:活下去,并且比多数人活得都要好、都要滋润。

可是,现在这还是她想要的么?

莫提准见到这小姑娘的眼中有光华流转,某一瞬间亮得惊人。

然后他就有不祥的预感了。

冯妙君对他笑了笑:“我想好了。”

“你要什么?”

“我听说,世间一切疑问都可以在烟海楼找到答案?”

他嗤笑一声:“肤浅,哪个傻子告诉你的?”

“魏国二王子萧衍。”

“……”莫提准没好气道,“要真能解决一切疑问,晋国早就一统天下,重现浩黎风采了。”

湖南省直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市第九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专家门诊
深圳哪个看妇科医院最好
昆明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