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半月天使第437章神秘伤疤

2020-01-22 15:59: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半月天使 第437章 神秘伤疤

暮夜。

窗外白雪簌簌飘飞。

花枝闪耀在床头,扑朔的光华朦胧温馨。

澜月靠在软垫上,外衣披在双肩,裸露的上身露出胸口的纱布。

医药箱放在圆木小桌。

千翎坐在床边,小心地拆下他胸口的纱布,放入一旁的托盘。

长发一束一缕,顺着白皙肌肤洒下,流溢在床头。

他安静凝视她的脸,睫毛晕着花枝光华。

“啊,结疤了?”

手指顿了顿。

千翎看着揭开的纱布下露出的伤口,喜出望外地睁大了眼:

“太好了小月!结疤了!”

一段日子过去,在她勤勤恳恳的努力下,他恢复得很好,每天吃得好睡得饱,药也一碗不落。

伤口结疤,也意味着离复原不远了。

她犯下的错,终于快要弥补了!

他看着她欣喜激动得一双眼红通通像是快哭出来,轻轻垂下睫毛,没说话。

“小月?”千翎凑过来,打量他的脸,“干嘛拉着脸?”

“好不容易伤口结疤了,这是大好事啊!你这什么表情?”

“快笑一笑!笑一笑啊!”一双手伸过来拉着他的唇角,努力拉住一个笑脸的弧度。

他有点无奈地看着她,任由她拉着他的脸作出各种奇怪的表情。

千翎瞅着眼前没什么精神的家伙,没趣地从他脸上收回手,又满脸笑容地凑到他胸口,对着那结疤的伤口眨了眨眼:

“小月的伤疤呀!这家伙不欢迎你,我欢迎你哦!请一定要好好努力,快快痊愈!”

他看着她对着他的伤口说话,无奈又好笑,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显出一丝笑意。

千翎还凑在他胸口,忽然她愣了一下,一双眼微微睁大了些,透出几分错愕,几分不确定……

“怎么了?”他看着她变化的神情,顺着她的视线,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花枝朦胧,闪烁着光华。

伤口位于纤瘦锁骨下方,白皙肌肤上曾经鲜血淋漓的深深血口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刚刚结痂的圆形伤口。

中部还是血肉,边缘却已结了疤,波动弯曲着……

勾勒出叶片的形状。

“这、这个……”

千翎指着伤疤,舌头打架,缓缓抬头,正好望入少年那双错愕的眼睛:

“小月,你也觉得这形状很奇怪,对吧!”

他看着她,又缓缓看向胸口的伤疤,眉头轻皱。

“我记得那时候明明是窄窄长长的刀口,怎么伤疤是圆形的……而且这个形状……”

她皱着眉,额心浅绿的萤光闪过,一枚嫩绿小巧的四叶草无声浮现。

“跟我的羽赐很像,对吧?”

她撩开额前的头发,朝着他指了指额心。

萤光流连。

澜月注视着她额心光华闪动的四叶草,眸光微微一颤,眼神凝重中渐渐透出一丝困惑。

翌日午后。

白纱垂落窗前,不时随风飘起。

逆着微蒙的光亮,澜风坐在床边,黑袍斜斜垂落,双肩灰色狐裘泛着白雪光华。

澜月靠在床头软垫上,被褥捂在腰腹间,厚实外衣披于肩头,裸露的白皙肌肤,清晰显现出那四叶草形状的伤疤。

千翎站在旁边,看着澜风坐在那里眉头轻蹙陷入了沉思,赶紧拿着睡衣上前,替床上少年穿好,又拉过被子捂紧。

“冷不冷?再披件衣服?”

她打量着他,俯身理了理他身上那件外衣,和被褥一起捂得密不透风。

黑发顺着胸口睡衣流泻,他抬头看着她,清澈双眸漾着窗外的光亮,摇头。

深紫发丝随风拂起,澜风坐在床边正思索着什么,视线触及这两个彼此相视的人,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打断。

千翎回头看着他,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

“澜风,你感冒了?——你也会感冒?!”

总觉得这个工作狂无所不能的样子。

“树屋里还有些感冒药,要不要喝一点?”千翎打量着他,神情认真。

“……”澜风扫她一眼,视线触及床上少年隐隐的笑意,一张脸尴尬憋屈了几分。

他已经很久没来树屋了,也特意没有留侍仆或卫兵在森林,为的就是不打扰这两人单独相处。

如今看来效果不错,原来不见面冷战、一见面吵架的两个人,现在当着他的面都能这么亲昵了。

只是一段日子没见,这不会看脸色的蠢丫头该蠢还是蠢,哥哥倒是开朗精神了很多,还会嘲笑他了……

他坐在床边,看着女孩跑来跑去,又是添衣又是喂水,心里有个声音在低低感慨。

不过终归还是好事吧。

当初选择让这蠢丫头留下来,看来是正确的……对哥哥来说,果然比任何良药都管用呢。

“所以,澜风,情况怎么样?”

千翎站在他旁边像个尽职尽责的服务生,见他半晌没说话,忍不住凑过来开口。

“如哥哥所想,伤口周围确实存在魔力波动。”

澜风注视着靠在床头的澜月,神情认真:“而且应是属于良性魔力。”

“良性?”千翎凑在他旁边,好奇地眨眨眼。

澜风看了看她凑近的脸,又看了看床上少年没什么表情的脸……

抬起手不动声色将她的脸推远一点:

“就是说,对伤口不但无危害,还有所助益。”

声音顿了顿。

“跟之前那个狐族孩子身上的烙痕,是同一个形状,也是同一种魔力波动。”

澜月注视着他,缓缓垂下睫毛,波澜不惊的眸底似乎已在意料之中。

“我也觉得跟小若的烙痕一模一样!”

千翎咬着手指,一张脸困惑地皱起:

“可是怎么会这样啊,而且这个形状,偏偏还是……”

“你的羽赐。”声音透着凝重。

澜风缓缓抬头看着她,神情凝重了几分:

“哥哥这个伤疤,还有那个狐族孩子身上的烙痕……”

“恐怕都是你的羽赐所为。”

“嘎?!”

千翎盯着他,惊讶地睁圆了眼,又急急摆手:

“不、不会的!虽然说形状确实跟我的羽赐一样,可我什么都没做过!而且我的羽赐……只是很擅长穿越结界而已!我最近练了好久,它的能力就是穿透结界!”

“它不会伤着人的!更不可能留下烙痕、伤疤什么的……”

澜风看着她着急解释的样子,耐着性子打断:

“我没说是你的羽赐造成了这些伤,我的意思是……”

“四叶草除了穿越结界,它还有……”

“别的能力。”

义乌市中医院
银川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贵阳哪家医院治癫痫最好
河南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邢台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