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对话人山人海两编剧更爱威尼斯版本特工

2020-03-26 00:39: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对话下届美国总统竞选人杨安泽:“亚裔美国人应为自己发声”

被告哈佛大学一方指出,SFFA的结论具有片面性,并强调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允许大学在录取中斟酌种族因素。哈佛大学还坦言,若停止斟酌种族因素,学校将没法为学生提供一个多元化的环境。

庭审上,控方“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SFFA)引用根据20多万份入学档案的数据统计分析,指出哈佛大学对亚裔学生的个人品质(包括领导力和同情心)评分明显低于其他族裔。即便亚裔学生在学术和课外活动等客观标准中都更加优秀,这些主观臆断的“个人素质”评分下降了亚裔学生取得录取的可能性,侵犯了他们的公民权利。

美国的平权法案是本次庭审争议的焦点,该法案鼓励推动对少数裔的扶持措施,纠正历史上少数裔所遭受的轻视与不平等待遇。

亚裔美国人在次问题上分成两派。一部分人认为“平权”应该是实现“无事肤色”的录取,而哈佛的种族配额给予非洲裔和拉丁裔过量的好处,是对亚裔的“逆向轻视” 。另外一部分人担心亚裔被人当做幌子,用来掩盖其他方面与所有少数族裔利益背道而驰的运动。由于亚裔也属于少数裔,若平权法案被颠覆也对亚裔不利。

亚裔美国人的两级分化从侧面反映出他们在美国种族秩序中面临的问题与困惑。非裔和拉丁裔美国人一直在遭受极具破坏力的“显性”轻视,比如警察暴力和种族划区。但亚裔美国人并没有这些困扰,而且随着他们平均经济水平的提高被称为“模范少数裔”——这使一些人开始忽视亚裔美国人所经历过的,并在继续经历着的诸多“隐形”种族歧视和排挤。

许多亚裔美国人不被美国主流社会认为是“真正的”美国人,他们常常被质问“你来自哪个国家”。另外,研究还发现,在所有种族中,亚裔是职场中最难被提升到管理职位的种族。在一些社区里,亚裔的贫困率最高。另外,亚裔美国人的诉求通常得不到主流政治权势的支持。

就亚裔群体在美国这一议题,澎湃再次专访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人杨安泽。杨安泽认为,虽然亚裔美国人目前在职场和政治舞台都没法取得相比配的关注,但改变是一个进程,而这个进程需要更多人为自己发声,并激起自己的领导力潜能。

澎湃 : 自二月份宣布竞选以来,你已经成为许多亚裔美国人的榜样,你如何看待你的新角色?

杨安泽 :作为一名华裔和亚裔,我对此感到很感激,也很自豪。但我的目标是打破种族的边界,改良美国的政治状态和数以万计的美国人的生活。参选总统只是实现我目标的第一步,所以我不觉得自己取得了足够的成绩值得让大家奉我为榜样。不过我很感激华人同胞们的支持和热忱,这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

澎湃 : 你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亚裔美国人”身份?你是不是经历过身份认同危机?

杨安泽 : 我成长在一个白人社区,也是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少数裔,我曾由于自己的黄皮肤和黑头发遭到过排挤和冷淡。所以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确对自己的身份产生过困惑,甚至有意回避自己的华裔背景。但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逐步开始了解我们家族的历史,对“身份”的理解也变得多元化,这也使我主动开始接受自己的身份,并引以为豪。但身份认知是一个漫长的进程。

澎湃 : 作为二代移民,你的经历与你父母有什么不同?

杨安泽 : 我父母的经历与我完全不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可能需要面对更多的挑战。作为外国移民来到这个国家,英语又不是母语,我父母能获得今天这个成绩实属不容易。但他们的目标相对而言比较单纯,那就是建立一个稳定的环境,让子女接受更好的教育,不会去斟酌更广泛的社会影响力。而我不同,我会斟酌我的努力是不是能为社会带来积极影响,所以在个人层面上,这肯定是更困难的。你会不确定应当给自己设定多高的目标。

澎湃 : 应该如何鼓励亚裔移民从谋求安稳转变为为社会公益多做一些事情?

杨安泽 : 随着亚裔美国人对自己在美国社会的地位愈来愈自信,自然而然会有更多人参与到政治和社会活动中来。亚裔美国人在美国的政治和社会发展中扮演着非常独特的角色,我们是一个桥梁群体。相比于美国其他少数裔群体,我们在教育和经济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我们对主流社会又持有不同的看法。

当亚裔美国人发声时,他/她想表达的与非裔美国人不同,也与白人不同。如今的美国正在由于人口结构转型而无法到达种族和谐,因此在未来的日子里,亚裔美国人的声音将变得更加重要,我们也将在政治和社会上成为中坚气力。我希望能通过我的努力让更多亚裔美国人认识到为自己发声和争取政治权利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澎湃 : 你是如何看待亚裔美国人缺少政治参与与影响力的?

杨安泽 : 亚裔美国人的确比较难获得政治权利,很大一部分缘由在于亚裔所占美国总人口比例较小,分布也比较集中。其次,我们其实不善于发声捍卫我们的政治权利,我们的投票率和政治捐款力度就我们的经济水平而言明显偏低,以至于民主、共和两党都不太重视亚裔选民,也不需要推出有利于亚裔群体的政策来实现他们的政治目的。

虽然激活亚裔美国人在政府中的话语权也会是一个进程,但我不认为我们有必要为了狭隘的个人利益而去煽动事情,尤其是在亚裔美国人来自不同背景,拥有不同诉求的情况下。不过我们需要团结起来,让政府和主流社会看到我们强大的政治、金融和人材资本。

澎湃 : 亚裔美国人为何在职场上会面临升职障碍,很难成为高管和扮演领导角色?

杨安泽 : 亚裔美国人占美国总人口的5.6%,但是为劳动市场提供了12%的技能劳动力。由于亚裔美国人在职场其实不被认为是少数族裔的代表,我们在公司许多多元化项目中几乎没有得到优先考虑或关注。

澎湃 :根据你自己的经验,亚裔美国人应该如何打破“职场天花板”,发掘本身领导潜力?

杨安泽 :就我个人而言,我历来都不希望我的职业生涯依赖于旁人的认可,由于我的父亲就是为此苦苦挣扎。这也是我创业的缘由之一,哪怕创业是一条非常艰苦的道路,不是所有人都敢轻易尝试。你要认识到,在美国你所取得的不一定与你的资质能力符合,政治上也是如此,因此我们必须建立起自己的企业、组织、和价值体系。

我的建议是,即便你从一个非常小的组织或公司开始做起,你也会很快成为领导。我认为亚裔美国人天生就很有进取心和创业潜力,我们也应当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也是我发展的方式。

澎湃 : 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在当时选择创业的呢?

杨安泽 : 在我职业生涯的初期,我试图找到一份令我兴奋的工作。但随着我的视野逐渐拓宽,我认为我有机会也有义务尝试解决更大的问题。职业规划是一个不断进化完善的进程,你应该努力找到一个可以不断鞭策你进步的平台。

澎湃 : 你对打算或已开始创业的年轻人有甚么建议?

杨安泽 :我给那些想创业的人的第一条建议是,创业非常困难,通常需要3到5年的时间才能知道你的公司是不是能正常运转,这需要许多时间、精力、财力上的投资,不过提升的方法之一是在这个进程中找到经验更丰富的人。在我职业生涯的初期,我有幸能与许多经验丰富的企业家一起工作,其中包括一名亚裔美国人,这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我以后的职业道路,所以我认为好的指点会使个人和社会都受益不浅。这也是我创立“Venture for America”的初衷,我希望能为包括亚裔美国人在内的年轻人提供辅导支持,最大程度上减少他们在创业过程中所走的弯路。

【杨安泽其人】

43岁的杨安泽成长在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移民家庭,他本科就读于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毕业后考进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成为1名企业律师。在2000年,杨安泽离开本来循序渐进的工作投身互联创业,尝试到了首次创业失败,以后他受朋友约请加入创业公司“曼哈顿培训”。他在2011年创办了非营利性机构Venture for America,帮助更多年轻人创业。在今年2月,杨安泽在纽约时报上宣布自己将角逐2020年美国总统,成为美国近50年来第一位竞选总统的华裔。

杨安泽在3月接受澎湃的专访时,详细论述了“人性至上(Humanity First)”的竞选口号,并就自动化可能给人类带来巨大威胁,发放1000美元“自由红利”,中美关系等问题进行逐一作答。

鲁南制药舒尔佳减肥药效果好吗
长期便秘会导致什么后果
奥利司他胶囊有效吗
减肥药奥利司他胶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