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内容监管不停步被点名趣头条们的原罪纪录

2020-09-16 07:15: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内容监管不停步:被点名“趣头条们”的原罪

移动互联网市场下沉,这句话伴随各种上市奇迹,和下沉模式原罪的争议,刺激着五环内的互联网人和媒体人。虽然明眼人都知道问题所在,但大家都缄口结舌,不敢将私下里朋友圈里的吐槽摆到台面上,不敢做“提出问题的人”。

不过好在监管层面有人重视内容和金融秩序问题,在以官媒为首的揭穿阵营得到舆论影响后,这些走入壮大阶段的企业,不得不面对“转型”考验。

有人选择大肆造势,购买媒体资源进行洗白,希冀停息公众质疑,但事实却是残酷的:下沉原罪难以摆脱,下沉市场价值的本质在于秩序原始性。

新华社5月14日,针对趣头条和它的学徒们开刀,指出了几大关键问题:

涉事平台根本没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平台上的“新闻”多为猎奇、八卦等垃圾信息,乃至涉嫌色情擦边球信息用于吸引眼球; 所谓“看新闻能赚钱”只是诱因点击广告的噱头,高额金币只能折现几毛钱,提现面临种种套路。包括鼓励用户“收徒”发展下线在内的手段,本质诱惑用户获利心理,更有平台涉及黑产,犯罪分子涉嫌炒作平台盈利属性,兜售注册资历(激活卡)获利; 此类APP还存在过度索取用户权限、更改手机设置等问题。

更加讽刺的是,记者留意到此问题,最初是被短视频平台广告所吸引。这些存在下沉原罪的平台,和鉴戒原罪平台模式进行炒作的犯罪分子,都纷纭选择短视频平台进行推行,证明了市场下沉的负面意义:在巨大利益驱使下,它们狼狈为奸早已置体面和道德于不顾,更不会思考用户教育等行业健康发展的问题。

1

打他一个时间差,不管作恶与否的问题

投资领域的神话般的人物孙正义,之所以能够在世界范围内都能获得成功,根源在于他看到了——不同国家和地域市场发展程度差异,我将其称为商业模式和技术资本“倒儿爷”。

他的软银能够获得成功,在于他在初期来往美国日本市场,看到了日本计算机产业的滞后性,将软件产品及商业模式输出到日本的他,取得了第一桶金。以后他投资阿里巴巴等著名企业大获成功,也是打了一个时间差,在美国资本还没有占稳脚根,对中国市场产生重视的时间点,现在本土扶植起了一个强大对手。这么做百试不爽,让他的资本团体可以在互联网世界风生水起,近乎垄断技术和未来。

不过辩证来看,投资阿里等案例大获成功,也有中国市场的复杂性问题。国际范围内存在的市场发展程度不一情况,在幅员辽阔的中国本土,也以市场分层为本影响互联网发展,那些不懂运营不重视本土化的巨头,例如近日宣布退出中国市场的亚马逊和面临被云计算技术淘汰的甲骨文,就是典型案例。

那些坚不少华人在华文教育、政治及经济平等以及贪污腐败等议题上不满巫统主导的国民阵线(“国阵”)政府。去年的议会选举后持“美式思维”的巨头,没有看到一二三线城市乃至十八线乡土市场差异,及本土互联网秩序的复杂性。它们只看到了市场巨大,却不知道人口红利也具有挑战性,你几近找不到国际巨头在中国市场参与谈及市场下沉的案例。虽然直到它们被本土秩序淘汰,都还保持着体面,但这份体面也其实不光彩。

近日财报喜人的阿里,财报显示淘宝天猫新增了超一亿用户,其中77%来自小沉市场,企业如何做到像阿里一样,在开掘下沉中市场人口红利,又不失体面,这值得人们思考,也是我们批评那些纵容原始秩序并以获利玩家的参照对象。

选择市场下沉,打时间差将五环之内产品搬至下沉市场的的社交电商、短视频、资讯阅读产品,本质是去开辟新的市场,在商言商是值得肯定的。但要与山寨、低俗乃至是传销产生关联,从任何一个维度说都是作恶。即使它们让巨头重视到了下沉市场的空间和潜力,即便它们在试图探索市场下沉的可能性。

趣头条和“趣头条们”被业内人士称为闷声发大财,直到上市前才被科技媒体注意到的它,本质上是不尊重它的用户的:利用信息不对称将乡镇及三线为主的用户作为人肉流量机器,其商业模式的价值究竟几何仍难以肯定,而在它们走向合规前,媒体应当有操守,保持怀疑和警惕。

2

坚持互联网核心价值,创造更加平等的社会

讲求颠覆和变革,技术重塑社会生产关系的互联网资本们,常常讲价值和模式,但却常常忽略最基本的人的问题,变革性技术的出现,造就了亿万富翁,也加重了社会不平等。从生存安全需求到被尊重需求,“趣头条们”哪一条也没有满足,反而是让阶层鸿沟越拉越大,让五环以外的人被冠以“底层”之名,被当作低等人格群体被拿来消费,成为公道作恶行动的缘由。

底层消费不起正品,看不懂严肃资讯,不懂阳春白雪,所以我们给他们送去垃圾产品———类似这般的洗白逻辑处处可见,可见资本对舆论场和事实的扭曲已然到了不能不重视的阶段。

近日,社交软件、网络论坛和针对“趣头条们”的整治,说明了监管层的决心,内容分发作为关乎社会文化乃至社会正义的领域,整治不可避免——这有助于匡扶互联网精神,让同等自由开放等积极作用得以展现。

下沉市场某种程度仍保存着传统的乡土秩序,人际关系及社会文化的特性,决定了传统的治理方法的适当性,对互联网产品及内容创作的引导,应当注意正面带动作用,让三线乃至乡镇互联网用户获得生产效率提升的同时,避免技术对社会关系及传统文化的强解构。

另一方面,透过教育等手段,让下一代正确认知互联网,让其正确利用互联网取得知识和文娱,让资源不均等因素被部份消解,让其走入主流社会更加容易。

我觉得,只有重视现实问题和对下一代教育上心,才能避免技术被恶用,被滥用的现象。“趣头条们”能够获得成功,用小恩小惠就能虏获人肉流量机器的本源在于:互联网技术在乡土仍是外来的、陌生的,只有积极“去魅”才能避免造神现象。

说起来,五环内的“去魅”工作也是不到位的,利用新兴技术炒作财富神话的荒谬现象,仍在地下暗流涌动。在这个机遇难寻的年代,人们都寄希望于神迹现身,而不去关心实质和本质,关心社会正义,这才所有问题的根本。

人心不古,没有畏敬心,自古就是原罪之首。

分享到: